中國電商平臺頻陷 “二選一”紛爭 亟待“一錘定音”

中國新電商平臺愛庫存與唯品會的“二選一”之爭再升級。

愛庫存14日表示,針對唯品會強迫商家“二選一”的行為,已向中國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等四家機構實名舉報。

不過唯品會此前曾公開回應稱,愛庫存的指責不屬實。其一位工作人員14日向中新社記者表示,愛庫存是“碰瓷性炒作”,不想再占用公共資源回應。

“二選一”法律適用難題待解

所謂“二選一”,是指一些電商要求入駐商家只能在該平臺提供商品或服務,不得或者變相要求商家不得同時在其他平臺經營。

其實網絡行業普遍存在“二選一”現象,國美和蘇寧、京東和蘇寧、京東和當當,甚至美團和餓了么等送餐平臺也曾為此打過口水仗。更遠則可溯至騰訊和360公司的“3Q大戰”。

唯品會曾與京東聯手抵制過天貓的“二選一”行為。2017年唯品會、京東聯合發聲明稱,天貓濫用市場優勢地位裹挾商家,扼殺了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電商平臺強制商家“二選一”是否觸及法律底線?電商平臺有自己的說法,法律專家也觀點不一。有人說這是以大欺小,以強凌弱,涉嫌違法壟斷;也有人認為,電商平臺“二選一”符合商業邏輯。

中國社科院大學互聯網法治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劉曉春向中新社記者表示,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對電商平臺“二選一”展開調查的難度不小。

北京大學法學院副院長、電子商務法研究中心主任薛軍亦向中新社記者表示,就對“二選一”行為的法律規制來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的門檻更高,必須面臨異常復雜的相關市場界定、市場份額測定和對濫用行為的認定。

其實,全球范圍內對商業壟斷的判定都是難題?;ヂ摼W行業的復雜性更進一步增加了壟斷判定的難度。以著名的“3Q大戰”為例,騰訊QQ在互聯網社交領域占有絕對霸主地位的背景下,中國最高法院仍裁決奇虎360敗訴。截至目前,中國也沒有產生一起互聯網領域的反壟斷行政執法查處案例。

況且,現在電商平臺要求商家“二選一”更隱蔽,已由開始的明確要求發展成暗示。商家不從,平臺便直接通過技術手段,對商家進行搜索降權、屏蔽等措施。

“二選一”不能傷害商家和消費者

商家“二選一”的底線應是不能傷害消費者。薛軍認為,如果“二選一”的確帶來嚴重后果,就應該設法嚴管而不是糾結法律的適用。“如果有非常嚴重的消極后果,就應予以嚴管,而不需要扣上壟斷、不正當競爭的大帽子,才可以采取行動。”

但這需要對“二選一”有清晰的定義。劉曉春向記者表示,目前“二選一”的提法比較模糊,需要進行清晰界定。

她認為,傳統的獨家交易并不必然違法,通常事先設定的獨家交易或者限制性交易條件,屬于企業的經營自主范圍。但是如果行為涉及范圍超出了特定的限度和范圍,對于競爭和市場秩序造成了負面的影響,則有可能出現法律干預的必要性。

薛軍亦表示,如果平臺事先有同商家進行溝通,明確如果商家“二選一”會獲得平臺的資金、流量和推廣等扶持,此類行為可視為獨家交易,難說不合法;但如果事先沒有告知,而是事后通知商家必須“二選一”,且商家在進行“二選一”后得不到平臺給予的扶持等對價交換,此類“二選一”行為就難說合法了。

換句話說,判定“二選一”是否觸及不正當競爭的底線,要看平臺有沒有事先告知商家,不“玩陰的”;還有一個“度”的問題,如果強制要求商家撤出其他平臺、對于入駐其他平臺的商家進行流量降權等不透明的處理方式,可能就超出了這個“度”。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網絡交易監督管理司相關負責人去年曾在杭州表示,將對電商平臺“二選一”依法開展反壟斷調查。

法學專家向中新社記者表示,相關部門如果能盡快對縈繞在行業內的“二選一”爭端一錘定音,將對今后規范中國電商行業發展秩序和維護消費者利益大有裨益。(完)

3d试机号对应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