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國內游戲市場營銷收入1394.93億元 同比增長22.34%

疫情發生以來,看電影、唱K等活動減少,在家打游戲成了很多年輕人主要的休閑娛樂項目。日前,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游戲出版工作委員會和中國游戲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20年1-6月中國游戲產業報告》顯示,2020年1-6月,國內游戲市場營銷收入1394.93億元,同比增長22.34%。今年你玩游戲的頻率增加了嗎?

近日,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通過問卷網,對1017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7.2%的受訪者今年玩電子游戲的頻率增加了,65.5%的受訪者每天玩游戲超過2小時,53.2%的受訪者坦言自己因為玩游戲視力下降了。

65.5%受訪者每天玩游戲超過2小時

朱天宇(化名)是北京某高校大三學生,居家學習期間,他幾乎每天都要玩3個小時以上的手機游戲,時長至少是他在校期間的兩倍。“在學校時,我課余時間還能和同學打打球。在老家外出減少,拿起手機就會點開游戲App看一看,經常有朋友拉我一起玩,不知不覺兩三個小時就過去了”。

“2月下旬開始,我迷上一款競速游戲,玩得最起勁兒的時候,每天能打七八個小時。”家住山東濰坊的張媛回憶,2月下旬和3月上旬,她打游戲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幾乎每天都會打游戲打到凌晨兩三點,然后睡到第二天中午,一睜眼又拿起手機做當日游戲任務,拉隊友“上分”。

調查顯示,77.2%的受訪者今年玩電子游戲的頻率增加了。受訪者中,有這種情況的男性比例(80.8%)高于女性(72.7%),00后的比例(83.3%)高于90后(82.2%)和80后(74.5%)。

在時間上,65.5%的受訪者每天玩游戲超過2小時,其中56.8%的受訪者在2-4小時,8.7%的受訪者在4個小時以上。30.6%的受訪者玩游戲在2小時以下,3.9%的受訪者表示不好說。每天玩游戲超過4小時的00后受訪者比例高于其他年齡段。

厲子成(化名)是某網絡營銷公司項目經理,手機里裝的游戲App不低于5款。他估算,光是游戲設備,包括游戲電腦、掌機、體感游戲機等,就已經花了兩萬多元。“今年在家時間長,游戲充值花費應該多了一倍,還買了一款2000多元的熱賣游戲機”。

調查顯示,在電子游戲充值和買設備等方面,74.2%的受訪者今年的花費未超過1000元,其中,16.8%的受訪者花費在100元以下,38.6%的受訪者花了100元-500元,18.8%的受訪者花了500元-1000元。4.6%的受訪者花了1000元-3000元,1.2%的受訪者花費超過3000元。20.0%的受訪者今年沒在電子游戲上花過錢。

張媛告訴記者,她之前幾乎不玩電子游戲,是因為在家無聊,看到朋友玩,才注冊。“在家那段時間,和俱樂部的小伙伴一起打游戲,給我帶來很多歡樂。我也沒想到自己會那么上癮,一個月內就充值了800多元,主要是買游戲賽車和車手皮膚”。

張媛現在玩游戲少了,但手機里還留著那款游戲,“無聊時,或者因為一些事情心煩時,還是會玩兩把”。

在玩游戲的動機方面,受訪者玩游戲主要是為了放松解壓(79.0%)和打發時間(68.4%)。

值得注意的是,35.9%的受訪者玩游戲是想要交朋友。

厲子成收藏了很多游戲周邊產品和經典的掌上游戲機。他自嘲“又菜又愛玩”,“我雖然熱愛電子游戲,但肯定不能和職業玩家比。而且作為一個34歲的‘大叔’,我玩游戲已經沒有那么強的求勝欲,只是作為一種消遣,主要享受和朋友一起‘開黑’(玩游戲時語音或面對面交流)的快樂”。

53.2%受訪者表示今年因為玩游戲視力下降

調查中,53.2%的受訪者坦言自己今年因為玩游戲視力下降,31.4%的受訪者沒有這種情況,15.4%的受訪者表示不清楚。

“雖然還沒去檢查視力,但我明顯感到自己今年近視程度加深了。”張媛認為這是因為打游戲時間太長,以及晚上在已經關燈的情況下打游戲。

朱天宇也覺得自己因為打游戲太多而視力下降。“5月的時候坐在客廳看電視,已經明顯看不清字幕了,趕緊注意減少游戲時間,保護眼睛”。

“有時候,我玩游戲會非常上癮。但跳出來以后,會覺得當時真的不應該那么投入。”隨著高?;謴驼=虒W秩序,朱天宇已經回校上課,玩游戲的時間也變少了。朱天宇認為,對于非職業玩家,游戲是一種娛樂方式,如果發現有成癮的傾向,應該關注背后的原因,進行自我調整。

本次調查中,44.2%的受訪者坦言存在無法控制玩游戲時間、強度的情況,35.2%的受訪者曾將玩游戲的優先性置于其他重要事項之上,33.9%的受訪者在玩游戲出現負面后果時,仍然保持這種行為模式。

“現在倡導養成良好的媒介素養,我覺得打游戲能做到自控也是內容之一。尤其是現在的孩子,應該從小就培養好習慣。”厲子成說。

近些年,發展迅速的游戲產業也有了更為完善的監管。尤其在保護未成年人方面,《關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游戲的通知》《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等文件都作出了相關規定。游戲平臺也采取了一些措施。

在厲子成看來,營造適度玩游戲的氛圍,只靠法規條文的約束和平臺的倡導還不夠,“之前我待過的一個游戲公會,經常會進來一些未成年人。我們有一個共識,大家在學生上課時間,還有晚上9點后,都不拉群里的未成年人打游戲??吹剿麄冊谶@些時間打游戲,很多公會成員會提醒。我現在還堅持這個做法,算是老玩家的游戲情懷之一,我覺得成年玩家某種程度上有這種責任”。

參與本次調查的受訪者中,男性占55.4%,女性占44.6%。00后占10.6%,90后占50.9%,80后占32.0%,70后占5.2%,其他占1.3%。

3d试机号对应码图